胡峰:教研结合 赤诚育人-澳门葡京平台网址

旧版回顾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科大学者正文

胡峰:教研结合 赤诚育人

发布时间:2018-10-16  点击:

 

1954年留校任教时,就决心要做个能大量研创知识的科学家式的大学教师,不做只能教学生读念课本的“知识贩子”,因此从教本专科学生时起,我就特别喜欢结合实际,边教授学生和青年教师,边研究创新,边向外推广。虽然我的口才不尽如人意,但还是很受学生们称赞,带培研究生时更是如此。

1981年至1997年的16年间,以我为主,结合科研共培养了21名(包括在职研究生班一期)高水平研究生。此外,还为主承办了全国爆破工程师培训班1期约50人,全国建井处长培训班5期约150人,全国建井概预算干部培训班7期约400人,全国光爆锚喷干部培训班4期约8000人。

研究生的培养主要结合我的科研项目进行,带领研究生围绕爆破危害作用机理及其减消技术进行理论与技术相结合的研究,着力实现教学与科研的紧密结合。因有现代化的实验室手段,有较充裕的科研经费和咨询服务费支持,我的研究生生源好,质量高,论文有较多的创新性,培养的学生有较强的创业精神,很受国家、院校和有关行政企事业单位的广泛欢迎,他们现今在国内外都有较高的声誉,已经成为工、商、政、教、科界业绩累累、多有造诣的大教授、大经理、大干部和高级研究员,他们当初参加过的科研项目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其中4项获得了省部级科技成果奖。

1985年前后,我曾带领研究所青年教师、研究生班学员和厂家技术人员近20人,与宁夏大峰露天矿两次合作,采用新型导爆管控时起爆和分段控威力装药,进行大区深孔控制爆破采煤剥石试验,曾试用两台中速分幅摄影机,从不同角度拍摄整个爆破过程,圆满完成了复杂的科研任务,受到煤炭部表扬,成功使该矿每年获得六百万元(当时价值)左右的效益,此项研究更全面提高了全体研究生班学员和青年教师的水平。

立井建设是所有矿岩土木工程中最难、最险、最累的工程。上世纪七十年代前,业内一直流传“建井难,难于上青天”的谚语。那时,对埋藏在含水沉积岩层下六七百米深的大量固体矿产资源,常常只能望洋兴叹,建一个五六百米深的普通(涌淋水不大)立井常需要4年甚至10几年的时间。为此,1978年初,在邯邢指挥部万年风井,我领头设计、指导试成了大水浅井深孔光爆短段锚喷半机械化施工技术后,立即在全国各矿区的14个立井施工中试用推广。但是这些立井都是深度超过六七百米的大水立井,而且又进口或改用了多种全面机械化的装备,出现了很多复杂矛盾的问题,必须进一步下大力研究解决,因此自1983年起,我作为项目总负责人,主要按照在国家科研项目招投标中投中的“六五”——“八五”国家科研攻关项目要求,领导了校内外团队主攻大直径、大涌水、大深度立井建筑的高难科技研究和试验,为研究生的创新实践提供了极好的条件。

这些高难科研和试验主要有6项。

一是1983年在总结1978年以来全国4大矿区14个大深立井试用推广万年深爆凿井经验的基础上,初步制定了立井深孔光爆技术通用系列标准和技术参数的优化数学模型与软件,并由我带的青年教师创出了用第一代进口微机和绘图仪设计打印深孔光爆施工图表和循环图表的电脑设计方法,受到各界赞扬,1986年获煤炭部科技进步三等奖。

二是1983年至1984年带领6个毕业生和3个教师与兖州矿区合作,在4个大水深井中,创用以进口伞钻和自制多层吊盘等设备,实行掘砌平行作业为特点的3.5米深孔光爆,配第一代大型机械化临时锚喷支护和吊盘平行砌筑砼永久井壁的复杂建井技术,虽效果不够理想,但仍达到了山东省最好水平,只用3年左右时间,把很难施工的800多米大深立井建成,后来作为兖州公司优质快速建成的整个矿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一个重要成绩。

三是1985年至1986年带领4个研究生和1个教师与淮南矿区合作,在两个大水深井中,试用以国产第二代伞钻和实行短段掘进锚喷和长段大模板整体下滑浇筑砼井壁为特点的4米深孔光爆,配第二代大型机械化建井成套技术,创造了淮南矿区最好纪录,试成后5个月就把井筒安全打到了近800米深的井底,平均月成井速度比同期末采用本项技术的同类型立井提高1至1.5倍,每米成井成本也至少降低了10%,项目获煤炭部科技进步三等奖。

四是到1988年,在全国4大煤炭基地,已有60至70%大深立井推广采用了深孔光爆为主的多种机械化配套凿井法,共建成7531.66米过去很难建成的新井,受到了国际建井界的青睐和重视,因此在我国首次参加世界银行贷款兴建的摩洛哥杰拉达煤矿深井建设工程的国际招投标市场竞争中,第一次为我国在世界上争得了中标的金牌,于是我被中国煤矿海外建设公司特聘为高级顾问,带着“七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立井4.2米深孔光爆配第三代国产大型机械化施工新技术,与以中国煤炭建设总公司第五分公司第三处为主组建的海外建井公司合作并带领两名工程师,很快做好了符合国际标准的施工组织设计后,亲赴摩洛哥现场培训职工,并经常下井全面指导施工。在克服富含水沙的特厚蜂窝状喀斯特大理岩段掘进的重重困难中,不得不打打停停期间,许多技术经济指标都超过了当时世界先进水平,我领头创新的一整套深孔光爆和国产大型机械化配套、实行下行大模板跟随浇筑砼井壁的混合正规循环作业建井法,得到了欧洲监理公司特挑剔的权威工程师的齐声称赞,为中国建井和爆破技术在世界上扬了名。

五是为了释疑上述爆破砌壁混合作业建井法的深孔大药量控制爆破对紧接下行大模板现浇砼井壁强度的冲击或振动影响程度,1993年至1997年间,我又带领两名研究生,先到施工现场观测,然后又在本校爆破实验碉堡内做了大量模拟试验测量和电脑模拟计算,都证明我领头试成的此项深爆随砌建井工法对筑成的砼井壁强度没有降低反而有所提高,因此获得了煤炭部科技三等奖。

六是为了更加完善上述建井工法,我又于1996年全面总结分析长期从事建井与爆破研究的大量事实,独自设计成功了能在各种地层中安全、优质、快速、经济建设各种立井的多功能建井工法,全面发展了综合控制爆破的理论与技艺,于1997年至1998年间,由我在摩洛哥培训出来的中煤建五公司三处采用类似的建井工法和科学管理,在国家重点建设的河北省下花园煤矿东二矿副井施工中,连续创造6个月月成井超百米、平均月成井121.2米、半年就安全优质快速经济地建成了一个850.3米深大立井的惊人纪录。

多年来,我就这样坚持一手抓教学,一手抓科研,一手抓推广,三者互助共赢,既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高水平的人才,又创新了许多项科技并即时推广应用的成果,获得了很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先后获得“先进模范教授”“建井大师”“爆破大王”“发明大王”等称号。

(胡峰:“爆破大王”,现已退休。)